曲折的才是人生路 郭曉東旅嘗咖啡香2018-5-24

假如人生一直順遂,便不會有改變的契機。去年,東于哲與舊東家陷入合約風波,讓這對「大馬最長壽男子組合」一度面臨解散的危機,演藝事業停擺。郭曉東說,「那時已經作了最壞打算,我不要當藝人了,找其他喜歡的事情做就好。」在那段失意低潮期,他發掘出對咖啡濃厚的興趣,更趁空出國進修並考取咖啡專業證照,為自己開拓了一條全新的道路。

 

最終合約問題圓滿解決了,恢復自由的他,向經紀人提出的第一個建議,便是希望出版一本關於咖啡與旅行的圖文集。他一個人包攬了所有的工作,從編製預算、收集資料、安排行程,到採訪、拍攝與文字,並且花了兩個星期左右,獨自一人背起行囊游歷了東南亞4個城市:清邁、曼谷、河內及雅加達,尋找咖啡的足跡。他把旅程中所遇到的人、事物與風景,用照片與文字記錄在首本圖文集《我一個人。咖啡》。

 

 

「我是因為旅行才愛上咖啡,因此這本書最初的構思是想帶出透過旅行,怎麼接觸咖啡;透過咖啡,怎麼看待旅行這件事。」

 

郭曉東熱愛旅行,但對咖啡卻不是一見鍾情,以前甚至討厭咖啡,「以前拍第一部偶像劇《高校鐵金剛》時,我有點嬰兒肥,聽說空腹喝黑咖啡可以消水腫,我就每天早上起床喝一杯,真的是苦澀難喝,一個月後不但沒有瘦下來,還搞到胃出血。」那段可怕的經歷讓他對咖啡敬而遠之,直到有年他前往韓國首爾進修表演,受當地的咖啡館文化影響,先是愛上咖啡館的環境氛圍,再慢慢接觸精品咖啡,才解開心結愛上咖啡。

 

 

15天的旅程很短暫,但是旅途上遇見的人卻帶給他不同的領悟。他說,「我很喜歡清邁和雅加達,尤其是我在雅加達遇到一位咖啡師,他爸爸是軍人,媽媽是老師,他原本是設計師,但是他放棄了事業,專心一致當咖啡師。他是印尼頂尖的咖啡師之一,他跟我說,在接觸咖啡后才可以把自己放下,靜靜欣賞生活。」那段對話戳中了郭曉東,「我是一個很難放下的人,雖然不會寫在臉上,但是我會把事情都憋在心裡。他提醒了我,很多發生的事情已經無法回頭,何不靜靜欣賞當下呢!」

 

 

2009年出道,郭曉東與陳澤耀(阿哲)二人組成男子團體東于哲,成軍至今已有7年。郭曉東是舞者出身,中學開始看視頻自學舞蹈,經常上台表演而成為校內風雲人物。他的家境不好,習舞過程非常刻苦,因家裡與舞蹈教室離得遠,他必須走30分鐘路程到巴士站,然後轉兩趟巴士,一來一回耗時4小時,只為了上45分鐘的舞蹈課,「那時候真的很有毅力,可是上了幾個月,我實在付不起學費了,家裡又沒有電腦,只能去網咖看優管(youtube)視頻學舞,看一下要按暫停,然後跑去廁所對鏡子練習。」

 

之後,他加入本地知名舞團ECX,與團員四處征戰,曾獲得2008年新加坡全國舞蹈比賽冠軍、Asia Pacific亞洲舞蹈比賽冠軍等,「那時練舞練到很晚,每天只睡幾個小時,又要起來打工,打完工後去練舞,真的很壓力。之後因專註比賽無法打工,只能吃白飯配咖喱水與江魚仔。」後來他被選入海螺森林非常歌手訓練班,那時舞團剛好有機會到澳洲參加世界街舞比賽,他經歷一番掙扎,最終離開了舞團,選擇了海螺訓練班,才有今日的東于哲。他說,「相比起合約糾紛的那段日子,這段經歷更苦。」

 

 

「我們活在人間是受苦的,所以曲折的路才是人生要走的路。一旦走完曲折路,你才知道什麼是享受與享樂。」郭曉東說。很難相信,這出自一個26歲男生的口中。他到底經歷了什麼,使他說出這樣深沉的一番話?原來,郭曉東從小的生活很漂泊。

生於沙巴,爸爸在他4歲的時候過世了,媽媽帶著他們4兄弟搬回外家砂拉越,自己則到汶萊打工(左2的黃衣小男生是郭曉東)。後來媽媽再嫁,他們一家又跟著繼父搬了幾個地方,想要什麼都必須靠自己去爭取,「小時候偶爾會抱怨,現在長大了,開始懂得體諒了。」他現在最大的願望,是帶家人一起去歐洲旅行。

 

 

郭曉東說,經紀人王禮霖是他最重要的貴人,「在訓練班的那段日子,我一直覺得沒有人看見我做的事情,有一次練舞到很晚,他忽然經過教室,走過來跟我說:你很努力,要好好加油!我當下很感動,覺得自己終於被看見。」被簽下成為藝人後,東于哲一直視他為媽媽,平日都稱他為「阿Ma」,「他不僅在事業上提拔我,私底下也一直幫助我,包辦與照顧大小事。我記得有次家裡發生狀況,急需一筆錢,他也不問原因,直接匯錢給我。當我最無助的時候,我都只會想到他而已。」

 

 

文章來源:馬來西亞東方日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