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懷感恩 謙遜前行 東于哲十年磨劍2019-02-19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農曆新年是全球華人的重要節日,來自不同地方的華人也有不同的慶祝方式。馬來西亞最長壽男團東于哲(郭曉東、陳澤耀)特別舉辦一場小比賽,製作中國北方在新年期間必吃的餃子,希望大家把不好的事情拋開,以迎接全新的一年。雖然小東(郭曉東)曾在點心店打工,包出4種不同款式的餃子,但是因為大小不均的關係,而讓阿哲(陳澤耀)在比賽中獲勝。

 

  早前東于哲因工作關係,被迫在台灣和韓國度過新年,雖然這兩個國家會慶祝農曆新年,但是他們都認為馬來西亞的新年氣氛更濃厚。阿哲在2008年到台灣拍攝《逆風18》時,由於太遲購買機票回馬,而被迫在台灣過年,他發現台北有很多遊子,所以過年時大家各自回家后,台北變得死氣沉沉,「我覺得馬來西亞的新年氣氛蠻濃烈的,我們每年有新的過年歌,大街小巷會掛上燈籠。」

 

  小東則因為到韓國參加培訓時剛好遇到新年,但認為購買昂貴的機票回馬不划算,因此決定留在當地過年,他謂韓國的新年氣氛和台灣相似,也沒有人到處去拜年,「我覺得比較精彩的是馬來西亞新年是所有籍貫在慶祝,有mix culture(文化交融)的感覺,廣東人會去福建人家拜年。」

 

  兩人當年在外國過年時都只吃便當或快餐,讓他們分別大呼「很可憐」及「孤單」,提及各式的年菜,兩人不約而同表示喜歡媽媽煮的年菜,小東表示喜歡吃媽媽煮的白斬雞和配白斬雞的客家醬料,並坦言自己平時想念客家醬料時,也會自己製作配飯吃。阿哲則表示自己因為在新年期間能吃到海南和福建年菜,如肉碎湯、海南雞、鹵豬腳和海參而感到幸福,而兩人也大讚阿哲的媽媽廚藝了得。同時,阿哲也分享他家中多年不變的特別過年習俗:「我家初一早上一定是吃roti canai(印度煎餅)。」

 

譜寫一段奇幻之旅

 

  東于哲在2009年出道時以《太陽雨》一曲紅遍全馬,如今他們已出道10年,破解了馬來西亞樂壇組合無法超過5年的魔咒。兩人出道后推出及參與不少音樂和影視作品,期間也經歷了許多挫折及考驗,兩人甚至壓力到曾出現自殺的念頭,但是這些經歷都讓東于哲的心態比同年齡的朋友更成熟,也讓東于哲覺得這段時間是一個奇幻旅程。

 

  東于哲在娛樂圈的10年裡涉及唱歌、演戲和主持,讓他們從中學習到許多東西,雖然中途時事業有起有落,但他們仍不斷摸索和學習,不過讓小東感到壓力的是,如何讓東于哲再突破,「我覺得它是一種推動力,也是一種壓力,因為一直突破的話,也會到一個瓶頸。」儘管東于哲在事業上遇到瓶頸,他們仍堅持做出有品質的作品,但慶幸的是,小東及阿哲分別對咖啡和賽車飄移感興趣,因此他們可以從興趣中解壓。小東也謂這10年讓他們認識到許多貴人,也換了多家經理公司,「所以我覺得這期間是一個奇幻旅程。」

 

  阿哲表示自己在這10年一直保持著出道初期心懷感恩的心情,也不斷接觸新的事物,「因為每到新的地方工作都會接觸新的事物並學習,過程中肯定有想過放棄,而且每一年都會有,你會想到底是環境不要你,還是你不要這個環境?有時候會想到底是我的能力沒辦法讓這個環境接受我,還是這個環境有太多優秀的人而不需要我?又經歷合約風波,當中我也患上輕微憂鬱症。」

 

  直到他參與電影演出后,他才發現在娛樂圈中開了一條新路,而他憑《分貝人生》獲「最佳男演員」獎項,該獎項也讓他更堅持要繼續待在娛樂圈。

 

腳踏實地逐步前行

 

  東于哲是馬來西亞最長壽的團體,兩人聽后立即開玩笑道「可以散了」,阿哲繼續開玩笑說:「他們是不歡而散,我們是歡樂而散,我們看清世道了,大家看到的光鮮亮麗外表並不是那麼好,還是腳踏實地做自己的事情。」東于哲出道以來一直維持好感情,他們表示兩人的感情關係就像是老夫老妻、范瑋琪和黑人陳建州一樣,即使意見不合也不會大吵、互相不滿也不會輕易說解散。

 

  兩人出道初期時一起生活約5年時間,這期間不但讓兩人配合彼此生活習慣也培養出默契,阿哲謂儘管兩人之後各自搬回家,也不會約對方出來,收到表演邀約也不會事先綵排,只在後台一起複習后,就有一個莫名的默契可以上台表演。

 

阿哲曾為風波想自殺

 

  東于哲4年前經歷合約風波,兩人坦誠當時曾想過解散,但合約的關係而無法解散,阿哲謂:「誰要退出就要負起合約的責任,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金額賠償。」小東坦言他當時的想法是繼續做或選擇賠償,加上發現自己已愛上旅行,也希望邊旅行邊工作,而又恰巧有朋友打算去紐西蘭打工,他在朋友邀約下,想也不想就答應跟對方一起過去,「可是去到公司才發現很多東西不是說斷就斷,我覺得放棄的話好像在逃避,所以就找辦法解決。」

 

  他們透露兩人當時的目標及理念不同,根本沒有互相扶持度過難關,反而互相支持對方的目標。阿哲謂兩人都清楚所有事情已成定局,小東當時即將投入咖啡生意,而他本身則打算跟著老闆的計劃,但是家裡從事食品機械生意的他也曾想退出娛樂圈,回家打理生意,「反正就是不要碰到娛樂圈,因為當時的合約還沒處理好,如果再碰回娛樂圈的東西,可能又觸犯了一些條規。」阿哲因為合約風波而曾想過自殺,小東指阿哲在那段期間非常辛苦,也變得很敏感,但是他認為當時說再多也無濟於事,只能讓阿哲自己冷靜,「我們都有聊過(未來計劃),有幾次我們也想一直開車,不要停。」

 

  東于哲在出道7週年時完成了他們想要舉辦演唱會的夢想,但是他們認為在娛樂圈待了7年,算是在社會大學畢業,也不想再繼續「修讀」碩士或博士,所以兩人演唱會結束后就想退出娛樂圈。小東表示:「7年的時間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但經歷太多事情的話,好像太full(滿)了,然後你會覺得壓力,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、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。」他自爆,因為當時有退出娛樂圈的想法,所以演唱會當晚特別有感觸,開場前就開始哭,「算是我人生中哭最多的一次。」

 

進軍中國市場新嚐試

 

  另外,兩人自2011年一起拍攝電視劇《我和我的兄弟·恩》后就鮮少一起拍戲,他們也渴望再次合作拍戲,尤其是重拍早前合作的所有電視劇,並認為兩人再次合作會帶來不一樣的火花。阿哲  表示希望能再合作拍攝《高校鐵金剛》2或成長版,「因為現在都快30歲,過了30歲就很難演學生,所以盡量在30歲前重拍。」小東近年來專註自己的咖啡生意,演藝事業作品非常少,他表示自己一直都想要拍戲,近2年也參加演員課程,但是馬來西亞製作電視劇的平台少了,所以他只能在網路上製作微電影,「最近也跟朋友一起策劃拍攝微電影,反正網路就是一個平台。」熱愛咖啡的他透露,平常都會寫一些關於咖啡的劇本,並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拍成微電影。

 

  他們在去年成功進軍中國市場,但是中國經理人公司仍在摸索團體未來計劃,而他們則表示希望能出演中國綜藝節目,熱愛運動的阿哲希望能出演《奔跑吧兄弟》,而小東則希望能上與烹飪比賽有關的節目。由於早前在台灣發展時,兩人的事業並未有很大的起色,阿哲為此表示,他們會先設下計劃后才參加中國綜藝節目,「我們不想貿貿然上了綜藝節目,然後沒有(得到)任何東西。」不過,兩人坦言若要在中國拍戲則比較難,除了製作公司更希望與當地演員合作,兩人也不習慣在當地的酷熱或嚴寒的天氣情況下拍戲。

 

可以失敗但不能放棄

 

  這10年的經歷也讓東于哲的心態變得更成熟,要求儘力做好自己的事情,曾經野心較大,每件事情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的阿哲表示,自己如今變得與世無爭、無所謂,只要不放棄,儘力把事情做好,就算失敗也沒關係,「我可以接受失敗,但是不接受放棄。」曾經因為別人的目光而懷疑自己能力的小東,如今也變得不再去理會別人的目光,「我得到一個頑強的心態,專註在如何完成自己想要的,而不是聽別人要什麼。」

 

  至於兩人在這10年的經歷所得到的最大收穫,阿哲謂身份,「藝人阿哲這個身份,我才可以認識到這麼多朋友,如果我不是東于哲的阿哲,我什麼都沒有。」但是他強調,他不會利用這個身份向別人索取好處。小東則說成長和感情,「如果我今天不當藝人,我什麼都沒有,感情方面就是阿哲、公司和粉絲,這些都是買不到的。」東于哲成軍10年這個大日子,會否再舉辦演唱會慶祝,小東認為人生中有一場屬於自己的演唱會便足夠,而阿哲認為演唱會規模太大,所以兩人更希望舉辦一場大型聚會感謝粉絲多年的支持。除了聚會,小東也說希望能舉辦小型音樂會慶祝,而阿哲則建議翻唱東于哲的歌曲。

 

  東于哲也為下個10年設下目標,小東以羅志祥為榜樣,即使在10年後年齡將近40,也能繼續成為唱跳歌手,以不一樣的偶像形象推出唱跳作品,而阿哲則希望東于哲能維持目前的關係,不忘初心,同時也希望能成立學院培養喜歡錶演的人。至於個人的事業,小東坦言仍不清楚自己未來的演藝方向,也不清楚自己會不會繼續待在娛樂圈裡,但喜歡拍攝的他希望自己在未來有機會能接觸幕前及幕後的工作,以及音樂創作。阿哲則表示自己一定會繼續演戲,也希望能有一家屬於自己的製作公司,但是在歌唱方面則視市場需求而定,「現在會唱歌的人才這麼多,(市場)到底需不需要我們真的不知道。」